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6:41:4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,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能狼狈勾结的原因。可惜,这些人的图谋不过是水中捞月的妄想。当前,新疆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、民族团结、宗教和谐、各族人民安居乐业,国际社会点赞支持。阿德里安·曾兹的拙劣表演,为中国人民和一切善良正义的人所不齿,只会沦为国际社会的笑柄,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中美关系紧张,美方一再扬言“制裁”香港,并干涉香港事务,令社会质疑有关会面的目的。梁振英表示,用国际标准、用任何一个开放民主社会的标准,一个主要政党的负责人,在这样的情况底下,现今情况下与美国驻港总领事见面,这是一件丑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梁家杰解释有关会面是“恒常会面”,梁振英认为有斟酌之处,“作为一个香港政党的负责人,有什么需要与美国总领事‘恒常会面’呢?而我们不见他和中央驻港代表有恒常会面,有没有和特区政府有恒常会面?我觉得这都是香港市民要问的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 资料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只涉及WeChat业务,特朗普这一变本加厉打击中国科技企业的最新举动依然非常恶劣。法新社6日援引分析的话形容,这是美国与中国进行科技冷战的又一“分水岭时刻”。一些分析则认为,白宫针对TikTok给出45天的“限时令”,是为了向TikTok施压,为微软购买TikTok创造有利条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兹曾扬言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数据由其提供。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,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,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、美国国务院、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、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,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,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“学术支撑”“学理依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在《墨玉名单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,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,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为“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和共产党,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央驰援香港抗疫遭阻扰,港媒:此举是想害市民性命!梁振英发声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 卢长银】美国《洛杉矶时报》记者萨姆·迪安刚刚援引白宫官员的话表示,特朗普有关WeChat(微信)的行政禁令,只限于与WeChat有关的交易,并不涉及腾讯的游戏业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,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,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,他的“圣经”就是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,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。